“哈哈哈,呆槑牛逼!呆槑霸气!”
 
    “这一手楚生肯定没想到吧,你以为我只有两个红点,其实我有四个!”
 
    “论自己挖坑埋自己的究极体验。品書網 ”
 
    “如果楚生提前预见现在的情况,估计算是疯狂打绷带也不会骗那一个急救包。”
 
    “一切的罪恶都是从一个急救包开始的……”
 
    楚生面带愁容,你说预见这么不配合的队友,吃什么鸡?
 
    默默地收起两个红点瞄准镜,为了维护自己依旧伟岸的形象,楚生决定待会儿看能不能想办法搜一个四倍镜出来。
 
    两个车库房搜完,楚生直接顶着新一轮的轰炸区冲了出去。
 
    “天火啊,求求你开开眼,炸死我或者炸死呆槑吧,我求你了!”
 
    心里虽说是这么想的,但楚生依旧在y城东边的平民区标记了一个点。
 
    y城只有最东边的警察局和税务局在安全区范围内,所以楚生想要转移进入安全区,只能经过平民区、拼图楼,最后穿越麦田冲到警察局和税务局。
 
    不过此刻楚生有点心如死灰,这挖了一个坑已经快把自己坑死了,这再打下去,要是让呆槑运气爆棚捡到两个八倍镜,她突然再让你合一个,楚生特么去哪里搞个十五倍镜出来?
 
    所以楚生现在心里想着这把游戏快点结束,被人打死肯定会被直播间这群家伙嘲笑,那被天火炸死,没得黑吧?
 
    老子凭实力撞的天火,怎么能说我菜,说这话你们良心不会疼吗?
 
    呆槑刚才已经被天火制裁了一次,此刻看到小哥哥顶着‘流星雨’出去,顿时一把喊住楚生。
 
    “小哥哥小心,这流星雨能砸死人的,等散了我们再走。”
 
    楚生心底一笑,呵要是散了我没办法被炸死甩锅了,肯定是顶着轰炸区走才行。
 
    “呆槑跟我走,区区轰炸区怕什么!”
 
    楚生说罢直接跑出了车库房,英勇的样子完全看呆了呆槑和直播间的水友。
 
    他们认识的楚生可是怂的要死,起码面对轰炸区的时候,都是先避为敬。
 
    这尼玛主动顶着轰炸区冲出去,还是头一遭吧?
 
    呆槑没办法,只好也跟着跑了出去。
 
    毕竟被天火主动教育了一次,浪漫的火光还是很可怕的,有了敬畏之心。
 
    可是楚生硬顶着头皮出去,呆槑也只能瑟瑟发抖地咬着嘴唇跟了去。
 
    “这还是那个看到轰炸区瑟瑟发抖的大舅哥吗?”
 
    “怕是身边带着妹子,所以想要强行装逼一波吧。”
 
    “这要看老天爷会不会像把一样,给你装逼的机会了。”
 
    楚生心里的小九九瞒过了所有水友,现在只需要一发美滋滋的天火正红星完美了。
 
    尖锐的破空声出现在耳畔,楚生跑起来不时的跳跃旋转,在所有人眼里全都认为这是在躲避天火,浪带稳的征兆,但只有楚生自己知道他这是寻着天火的位置朝撞。
 
    “小哥哥你等等我吖!”
 
    呆槑跟在楚生后面,相距大概十米左右的范围,不过楚生跑的很欢,好像是许久没出门运动的二哈,满地乱跑拽也拽不住。
 
    灼热刺眼的火焰从地爆起,顺带还有浓烈的黑烟和巨大的震响声。
 
    楚生朝着天火莽,但是每次听到声音天火旋即爆炸,根本不给楚生冲去的机会。
 
    p,平时天火各种朝他脸糊,怎么今天专程出来迎接反倒全都像是有默契躲开了一样。
 
    从车库房到平民区楼房不过一百多米的距离,这要是再不把他炸倒,那可没机会了!
 
    楚生从没有如此渴求过天火,尼玛你这天火今天怎么回事,算不炸我,你把呆槑炸死也可以的嘛!
 
    这一届天火不行,丝毫不动的变通。
 
    然而轰炸区丝毫没有听到楚生心底的怒吼,甚至有一个天火直接在楚生身前两三米爆炸,溅起的火光甚至都溅在他脸,可是他却毫发无损。
 
    直播间的水友们全都看呆了,我尼玛这还是天火吗?
 
    楚生这个家伙这么骚的走位,尼玛都不带炸倒教做人哒?
 
    这特么还能叫霉运使者吗?这还能叫随身自带轰炸区吗?
 
    这一届天火不行啊,只知道炸下来完成任务!
 
    或许是被楚生和水友双重吐槽,天火良心发现,在最后快要收尾的阶段,楚生刚跳起来脑瓜豁然用头接下了一记天火,直接把他炸倒在地。
 
    “对,是这个样子,轰炸区快朝我开火!”
 
    现在炸倒了,只要再补一发,楚生可以顺利结束战斗,然后ob看呆槑操作了。
 
    可是楚生刚兴奋起来,地图的红色轰炸区域突然消失的干干净净,无影无踪。
 
    仿佛在说,炸了你一下,这下任务可以完成了,溜了溜了。
 
    水友看到楚生被炸倒地,顿时一个个开心的好像过年一样。
 
    “咦,叫你装逼,还轰炸区里面行走,这位主播心里没有一点数吗?”
 
    “主播还以为你是我呢,轰炸区里面悠闲散步,宛若后花园的我表示听不懂你在说什么。”
 
    “玩弄呆槑的感情,被天火制裁了吧!”
 
    “呵,或许这是男人吧!”
 
    呆槑看到楚生被天火炸倒在地,顿时眼只有倒地的楚生,忙紧张的跑了过去,蹲下身子将楚生拉了起来。
 
    楚生看着自己被拉起来,欲哭无泪。
 
    呆槑你不能走嘛,为什么非要拉我呢!
 
    什么时候想死都变得这么难了。
 
    楚生被扶起来后,身一直在红血状态,这时候毒圈开始收缩,楚生眼前一亮,保持残血状态,慢慢摸进去被毒倒,然后再大义凛然的让呆槑先走,这样不美滋滋的可以死一波了?
 
    楚生开始蹲在地,拿起绷带慢慢回血。
 
    呆槑看不过眼,直接从身丢了一个急救包下来。
 
    “给小哥哥,急救包给你用!”
 
    呆槑又抬了楚生一手,让楚生十分难受……
 
    急救包这种东西你刚才要的不是很开心的嘛,现在又还给我算几个意思。
 
    然而在直播间里,楚生这一行为立刻遭到了水友的口诛笔伐。
 
   
    “不行不行,下把我一定要狙击楚生,大舅哥在八个小时之前还是一个忠厚老实的年轻人,短短八个小时竟然变成了现在这个打急救包都要装出一副愁眉苦脸、一脸绝望的家伙……”
 
    “哇,楚生这幅表情实在是太欠揍了,我快要忍不住拳头的洪荒之力,打碎我这一款价值一万三千八的显示器了。”
 
    “e本以为是同仇敌忾的水友,没想到后半截突然的装逼闪到了我的腰,大佬大佬,牛逼牛逼!”
 
    “简直是小母牛坐火车呀!”